金粉

第103章 給我憋著!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青銅穗 書名:金粉

    兩個人都有點臉色不好。

    書童的話雖是進一步給出了證據,但是也更加給人心里添了堵了,何楨并不無辜,不光是謝家想做這個皮肉買賣,姓何的也想傍著謝瑩平步青云,也就是說,這對狗男女這一世算計李家不成,又合起伙來算計晏家!

    李南風道:“拉去長春院是個好主意。”

    晏衡望著她:“難得你夸我一句啊。”

    “姓何的能拉去長春院,那謝家那對老畜生呢?”李南風兀自道。

    “當然也不能輕饒了他們,何楨能在謝家出入,必然是何氏縱容的。再有謝奕趁夜去尋曹勝,不可能不知道謝瑩準備算計晏弘,也就是說他們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至于謝瑩,我覺得就讓她跟何楨湊一堆挺合適。你覺得呢?”晏衡看了眼她。

    李南風道:“她那么想高嫁,怎么能不給她挑個好人家!”

    “怎么個好法?”

    “我覺得謝家就挺好的。”

    晏衡愣住:“啥意思?”

    李南風睨他:“他們一家男盜女娼,老聰明了,只別人個個都是傻子!

    “謝瑩肖想晏弘,晏弘八成不會明知是坑還往下跳。這樣她必然要下猛藥,等她出招的時候,把她扒光了塞謝家那老畜生懷里去唄!”

    晏衡瞪大雙眼:“你也不嫌手臟?!”

    李南風咬牙:“我要是不嫌,眼目下就要這么干了!”

    晏衡道:“冷靜點兒,讓人亂倫會遭雷劈的。”

    “我倒恨不得再劈一次呢,若我被劈回從前去,我頭一件先把你剁成肉醬!”

    晏衡咂聲:“好端端地又提這茬!”

    完了又道:“其實你說的這也不是不行,禮部郎中跟自家閨女滾在一塊兒,不能不說是個大新聞了。

    “而且一步到位,謝奕官身沒了,何氏夾在丈夫跟閨女之間,只怕也只剩下去投河的份。不出三日定然會有三條尸。

    “美中不足的是姓何的這邊還要再費點腦子,能不能想個法子,把他們幾個湊一鍋端了?”

    李南風消去怒氣,咬牙抻身,說道:“要收拾姓何的何其簡單?只管讓杜家知道謝瑩私底下跟姓何的怎么勾搭的便是了,照魯氏的為人,怎么可能會放過這雙狗男女?收拾何家根本不用我們動手。

    “但若杜家進來了,事情就得做得干凈點了,至少不能讓他們拿到咱們的把柄。”

    “這個你拿手,你來。”晏衡伸手說。

    李南風睨他:“構陷這種事情,誰能比得過你?”

    晏衡道:“怎么就沒人比我能構陷呢?我堂堂一個正人君子——”

    接收到她的目光,他又住了嘴,攤手道:“就算是構陷,也不能憑空捏造,得有這么點讓人無法反駁的證據才能使人心服口服。關鍵是何家這邊沒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東西。”

    又道:“其實這事只要稟給咱們兩家,根本用不著咱們出手。”

    “那不行。”李南風道,“家里雖然會出手,但終究只能收拾他們算計晏弘這筆,且還是未遂,定然也治不了他們所有人。

    “皇上也不會答應就此奪了謝家老畜生的官。

    “那么他們前世害得我哥哥那樣下場呢?我必要將兩世之仇一并報了不可!”

    晏衡想了下,道:“你哥那會兒墮馬是怎么回事兒?”

    李南風明白他意思,搖頭道:“墮馬之事應不相干。謝瑩既是個只圖榮華富貴的,自然也不會有那么蠢,放著好好的延平侯夫人不當,非得害死我哥去尋何楨。

    “她應是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等變故。

    “至于何楨,他得了官身之后便不在京師,一個小小的外官,也還沒那等本事接近我哥來禍害他。

    “但是不管怎么說,他們算計了我哥,算計了我們李家是事實,這點無法抹去!”

    晏衡坐在門墩兒上,說道:“那就別想什么構陷了,麻煩。得罪了東鄉伯府,還有個裙帶一碰就松的閨女,臉都丟到了爪哇國去,謝奕這輩子別說想出頭,能保住這官身就不錯了。

    “還是照你說的,等謝瑩再沖晏弘出手的時候,咱們幫她點小忙。”

    李南風拂拂袖子:“那就只好讓那對狗男女湊一堆了。索性就別去禍害別人了。

    “不過憑什么要讓謝瑩還能嫁個手腳齊全的人呢?她不是嫌棄我哥哥傷病不能動撇下他了么,得讓她這輩子就落個守活寡的下場。”

    “你去跟你爹哭哭唄,保準他兩條腿保不住。”

    李南風兩眼一冷:“你怎么不去跟你爹哭?不如我讓我爹勸杜家退了這婚,再把她正兒八經嫁到你們家去?!”

    晏衡嘖聲:“看你這爆脾氣,一點就著。我不就說說嘛。”

    “給我憋著!”

    李南風怒瞪他。

    晏衡摸著下巴,斜睨著這婆娘。余光掃到地上,又道:“這貨得弄醒來,仔細交代幾句,不然回頭得壞事。”

    李南風不想搭理他了。

    ……

    有晏衡在,拿捏住一個小書童還是不在話下的。

    兩人挾著他又回到何家,還吃了還書童孝敬的茶才回來。

    路上合計了幾句,各自歸府,這一夜便無話。

    翌日早起何楨照例去摸枕下,問:“我昨兒把扇子放哪兒了?”

    書童取過來,道:“放在書房了。”又道:“公子近來事多,遲早把東西給落在別處。

    “這光禿禿的扇面什么也沒有,丟了也沒處尋,倒不如讓表姑娘題幾個字在上頭,一來留些情份可慰藉公子一片癡心,二來回頭落在外頭也好找尋。”

    何楨下地冷哂:“什么情份不情份?她見過一回李摯之后便惋惜不已,還因他氣病在床,轉頭見了晏弘又卯足勁兒地貼了上去,對我哪里有什么情份可言?

    “我也不過是不想跟她撕破臉,斷了自己前程罷了。”

    書童道:“越是如此,公子豈非越應該給自己尋點倚仗?表姑娘只送這些東西給你,卻讓外人分毫都看不出來來歷,說句不好聽的,來日表姑娘飛黃騰達了,不想搭理公子了,公子可是連一點籌碼都沒有呢。”

    何楨聽到這里想起上回在謝瑩處立下的字據來,當下止住穿衣動作:“你說的很是。”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首頁 | 返回書頁 | 返回目頁
相關推薦:電競校草不網戀神級狂婿花落鷹飛天盡頭農門藥香:揀個郎君來種田金釧逐波江水遙克妻王爺就寵我春山夜行客我竟然能預知未來女縣令七生夢醒總裁的漫漫追妻路鐵馬紅妝黑暗中相擁

如果您喜歡,請把《金粉第103章 給我憋著!》,方便以后閱讀金粉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金粉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捷豹的传说官网
贵阳捉鸡麻将怎么看骰子和拿牌 股票发行人 麻将来了组局怎么没了 澳洲幸运10下载 188比分直播app直 河南新快赢481走势图最近60期 内蒙古十一选五的前三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 海南体彩4 1基本走势 香港四不像必中一肖 重庆市彩注册 闲来贵州麻将如何开挂 精准三头六尾中特默认 富贵乐园官方网站 浙江6+1中三个号多少钱 足球彩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