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客風云豈惜哉

五十七章:眾人劃漿渡海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牛子山 書名:俠客風云豈惜哉

    稀拉拉的一群人,拖著斷掉的隊形,列成像斑駁扭曲的排線般的隊伍。

    擱劍領著眾人,向海邊鯤鱖的聚集所靠攏。

    鯤鱖又稱“海吸之子”,是深海的鯤類。不善飛,耐長途游蕩。

    入海而不出,常用沖擊的方式,洗脫自身的粘膜。

    鯤鱖入海不靠空氣吸,可以在海里直接換氣。

    若是長久不能自由沖入海底或者沖擊礁巖,自身慢慢形成的粘液,會損傷呼氣氣道,產生窒息的危害。

    鯤鱖的排氣系統,借助海底的壓力會輕松排氣換氣。

    鯤鱖的作用是帶人過海遷棲,但是被帶的人必須把換氣時鯤鱖排除體外的粘膜刮擦掉。

    在深海中,鯤鱖的粘膜會自動脫落。

    這次擱劍長老他們,租借的便是游居在南方的鯤。

    鯤把自己出借給士族,以換取錢財,來買取玩物或者美食。

    ——擱劍在前頭的隊伍,黃昏斑斕的夕陽,劃過天際綴色的瑩潤緞綢。

    像滑光若浪的卷舒在空,眾人置身沙灘的托舉中。

    仰望高處云翳,時常有人感嘆氣順如海。

    周侗、擱劍、南公孫、熊旅、武果兒、高俅、秦會之、張清風、

    擱劍臨近鯤鱖的息棲之岸,見眾人都在等著他來處理問題,緩緩向前,沒有停步頓促。

    擱劍仰面直視龐巨的胸圍,鯤鱖撲棱撲棱翅膀,滑稽似的低吟著擱劍的交談。

    商量完后,擱劍示意鯤鱖盡早提行。

    鯤鱖謹慎的點了頭,緩重的漸沒入海。

    大約過數會、

    水面猛然溢出龐然鯤鱖的背身側!

    又來的鯤鱖是這次出行鯤鱖的朋友,他負責拿錢等它回來。

    擱劍吩咐武果兒和他一起去取錢裝錢,心里想到那些錢重,抵觸的情緒意深。

    ——約莫天色稍微涼意漸稍,色澤比擱劍離開那會幽深。

    當武果兒回來,先行付上錢財,鯤鱖慢吁吁的晃動著軀體,等待大家乘載而去。

    這時同去后回的擱劍,慢悠悠的走過來,出現在大家的眼影里。

    見眾人都準備好了,擱劍提身跨步沖上云霄,坐落在周邊的鯤翅鰭背。

    武果兒趕緊還聲:擱劍長老。

    擱劍:我在。

    武果兒:現在大家都等你了,你還是吩咐如何分工吧。這里就秦會之兄弟還算熟絡,周侗還算個半吊子。

    擱劍聽見武果兒回話,下意識登步試探鯤鰭的滑度。

    擱劍試探了幾下,發現不能沖上背壁,于是深蹲用力猛踏躍。

    “無聲的升空”,“有聲的著地”。

    武果兒等人、見擱劍長老秀功夫,略帶好奇的審視。

    待擱劍騰身起氣,眾人才反應過來,擱劍長老已經到了。

    還是武果兒先開口:高俅你去背部側的凹匣,拿出“置欄”過來。

    高俅:周侗一起來吧~

    可能是來到這里拘謹,麻煩秦會之,高俅心里做不到。以及腦海思緒糾然,不自覺的想到周侗的面貌和地位,適合和他的地位交流,遂叫了他。

    周侗見高俅叫他,雖然是陌生人,但是體諒他的心情拘束,不刻意去幫,也不拒絕尊嚴者的求助。

    周侗處理完“置欄”的安放,把大家圍在環中,有意無意的看了眼高俅。

    臨走前,周侗還不忘調侃道:我們為難的讓鯤鱖前輩不得而為之洞,都不容易的生活啊。

    擱劍聽周侗感慨,少數般的也發表了感慨說道:別讓鱖又兄難過此程,還有別統稱的叫,尊重一下對面,他有名字。

    周侗聽聞,尷尬一笑,嘿嘿笑道:習慣了,都叫統稱,這樣顯的更尊重些。

    擱劍:莫名其妙,我和你說這些做什么?位置不同、地位不同、關系不同、語言交流不同。

    秦會之和武果兒在旁邊看得清楚,擱劍長老有些神魂意識突兀。

    屬于雙方領頭人,秦會之帶著高俅,屬于近前在擱劍身旁交流的人。

    有秦會之在,熊旅的事也自然解決。

    武果兒屬于擱劍長老一脈,地位微低,處于中和大家關系的位置。

    見眾人紛紛的目光留意在自己和周侗身邊,擱劍和顏悅色一笑,向眾人表示剛才的行為不妥。

    擱劍心里想著:不用該管教周侗,他有自己的想法,處在他那個位置喊鱖又兄鯤鱖,是正確的話。

    大家見擱劍朝他們一笑,會意的理解擱劍的心急之勸。

    擱劍隨即默不作聲,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佇立。

    武果兒見擱劍長老如此作態,沒有在意般的回頭吩咐大家準備渡海。

    武果兒只是心里知道擱劍長老心情不好,可能他的記憶思維的老毛病又犯了,有些自卑的在哪靜思,為老失妥的舉動。

    南公孫、張清風、客子肆、高俅、熊旅、在武果兒的吩咐中,各有各的位置。

    周侗因為會點知識,并且有實際經驗,武果兒倒沒叫他,認為周侗心里有數。

    秦會之屬于擱劍的朋友,近點關系說,秦會之屬于擱劍的親人師弟。

    武果兒也不敢讓會之做些什么,只能盡量安撫秦會之哪里有問題,都可以去幫。

    自由的秦會之倒沒反駁什么話,意識知道自己的身份,沒有客套話去啰嗦。

    該盡力的時候,秦會之從來不張揚,能多干就多干。

    ——隨著秦會之一行人的準備工作充足,時間漸漸流逝了少許的微藍。

    等黃昏漫進眼眸,天空掛彩夕顏綢。

    等風平浪靜之后,鯤鱖魚尾擺甩,回身一個弧旋,全身沒入海。

    細細水流浸泡干褶的皮膚,持久的裸露在外的肌膚是為照顧客人方便。

    現在要啟程了,鯤鱖沒入海。一層淺色的白明水,充當大家的地板。

    時間漸漸來到晚夕的晨輝,涴汐的水海波,濤卷小塊斜浪的挽卷,蕩漾一行人心頭。

    秦會之在和高俅交談未來這幾天的生活安排,擱劍獨自做在小塊的地盤沉默,武果兒、南公孫、張清風,正在激情的打鬧著航線的愉快。

    周侗、熊旅、互相淺談著去東方大陸的生活事情,熊旅掏出一塊灰暗含光的石頭,說道這是他用部分家財換來的寶玉。

    周侗摸摸了擱置在身旁地下的秀劍,表示自己也不缺錢。

    熊旅見周侗不愿和自己分財,微言切切說道:擱劍長老和武果兒長老的功夫綁身,倒不缺什么錢財之物。

    周侗婉言說道:擱劍長老不喜歡工作。

    熊旅:哦、擱劍長老這次有錢,工作不做,無礙此行。

    周侗笑笑沒理會,和熊旅聊起了南方的見聞。

    ——深夜時分,擱劍獨自一個人摸抹鯤又的背。

    漸涼的夜色,使得孤寂的氣氛更加濃漸。

    武果兒自覺起來想幫襯,卻被擱劍瞪了一眼神,縮了回去。

    秦會之起身和擱劍一起,擱劍不情愿的說:“別抹了,起來和我聊會話。”

    秦會之起身,停下手中的工作。還是以尊重擱劍意愿為前提,絕不搞小情緒。

    擱劍見會之放下手中的工作,會心一笑,開心說道:“嗨,還是老樣子,這么老實。”

    擱劍、秦會之、雙方放松心情,在這夜色涼綢的情緒中,互相淺談著故事話。

    也許孤寂的人會長青樹,永不老去的痛苦中。或許痛苦的思緒代表死亡,人活著到老,逐漸迷失感情。老而無痛,何必記起年輕的過往?

    秦會之問:“明天會更好嗎?”

    擱劍:“再多的失敗也換不回今天的相遇。”

    ——直到天亮,鯤又的背部,清理干凈。大家舒了一個懶腰,準備今天繼續的前程。

    擱劍和秦會之笑了笑,表示理解的看著起床的眾人。

    昨晚勞累的身體,昨晚低談淺語的話稍,也許都值得。

    換回來的成果,是滿目巨形鯤背的干凈。換不回來的,大概是每天都可以取得的休息。

    周侗、熊旅、起身,隨即的武果兒長老也伸了一個懶腰。

    客子肆、南公孫、依在圍欄處,凹洞坑壑依然黝黑。

    張清風起得早,左顧右看,走到哪里,都新奇的不停思想與腳步。

    擱劍懷慰的笑了,看著天迎著風浪的嘯風。

    秦會之低頭不語,小心翼翼的側站在擱劍身旁右側。

    彼時的風暴,隨著時間的長短,劃分該擁有風暴的藍天。

    風暴的藍天被染黑,風暴的舞臺即將呈現。經歷過多的晴朗,終究預算到總必有風浪的襲卷。

    鯤又的身體自覺的向海面潛入一絲距離,心里暗示,這樣或許底盤會穩一些。

    當風浪迎擊而來,鯤又的身體自覺的浮出海面,使得浪水不至于擊打到擱劍一行人。

    海岸平行于擱劍身前,擱劍站在鯤又的邊緣。迎著海浪平推緩潮的節奏,淡然自處的心中。

    眾人看見擱劍平步推進,又在哪站著不動。其實周圍的目光被環境的晃動所迷惑,擱劍從來沒有動過尊嚴的威儀。

    擱劍不可能在這個嚴肅的關頭去做小動作,筆直的站直身子。風暴悄然來臨,而擱劍已經不在執掌自己的秀劍。

    擱劍審時度勢,立地凝氣。掌心晃動著波瀾至氣,吸引鯤又凹坑處藏物的劍。

    劍身噌的起身,緩緩浮側體于擱劍身旁。擱劍拿住此劍,聚氣與身,悍然辟出。

    一道肉眼可見的氣波,直射斜劃出去,在天與云之間,形成孤立的能量柱。

    擱劍試探完,風暴的位置離這里還是很遠,吩咐眾人趕緊照顧鯤又前輩的排泄正常。

    由于風暴的影響,鯤又的換氣有些長于深沉的加重。

    周侗在擱劍的吩咐下,和大家戴上手套忙乎的擦著鯤背。

    期間大家在空閑處,偶爾搭一句話,有說有笑的場景不常有,頗為無奈的感慨尷尬的氣氛,略帶濃重的深思。

    大家勞累不愿多言話語,但是為了內心的勉強快樂,還是有說有笑的木然裝樂。

    擱劍長老爬在鯤又的背部水面,認真的擦拭著背部的粘稠液。偶爾會和大家聊句話,話不多說,也不多談,心里可能有什么事情,也許是礙于之前教訓周侗,覺得自己犯了錯誤。

    熊旅和周侗、武果兒、秦會之聊的正歡,把客子肆和張清風曬在一邊,獨自打唱著什么聽不懂的低聲哼語歌詞調曲。

    ——隨著節奏的逐漸放緩,擱劍一行人沉浸在摸抹鯤背的工作中。而為之后的著陸去工作,留下了一個深沉的鋪墊。

    迎著遠風,展開了一個新的畫面與面貌。黑云逐漸靠攏,天氣刮著和藹的風。若不是顏色變了夠黑沉,誰能想到是威脅的預兆?知表而知,感悟常內的顯現,反倒畫蛇添足了真實相。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首頁 | 返回書頁 | 返回目頁
相關推薦:修死人奪道登峰請龍吟之天下第一幫人間煙火長風云際會之風波令說好的路人屬性呢魔神羽玄九天神龍訣九蒼黑暗中的玉佩仙域記羽落驚蟬夢浮生封天紅樓

如果您喜歡,請把《俠客風云豈惜哉五十七章:眾人劃漿渡海》,方便以后閱讀俠客風云豈惜哉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俠客風云豈惜哉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捷豹的传说官网
天津11选5软件 重庆换三张麻将技巧教程 排列三开机号近30期 188比分直播app直 急速赛车开奖官网168 欢乐捕鱼人修改作弊器 手机棋牌app送28 南京硬腿子麻将app 北京pK10计划网 山东11选5几点开 2012西班雅篮球比分 上海天天选四今天 篮球架图片 快乐扑克开奖直播 娱乐棋牌平台 3D试机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