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风云岂惜哉

五十七章:众人划浆渡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牛子山 书名:侠客风云岂惜哉

    稀拉拉的一群人,拖着断掉的队形,列成像斑驳扭曲的排线般的?#28216;欏?br />
    搁剑领着众人,向海边鲲鳜的聚集所靠拢。

    鲲鳜又称“海吸之子”,是深海的鲲类。不善飞,耐长途游荡。

    入海而不出,常用冲击的方?#21073;?#27927;脱自身的粘膜。

    鲲鳜入海不靠空气吸,可以在海里直接换气。

    若是长久不能自由冲入海底或者冲击礁岩,自身慢慢形成的粘?#28023;?#20250;损伤呼气气道,产生窒息的危害。

    鲲鳜的排气系?#24120;?#20511;助海底的压力会轻松排气换气。

    鲲鳜的作用是带人过海迁栖,但是被带的人必须把换气时鲲鳜排除体外的粘膜刮擦掉。

    在深海中,鲲鳜的粘膜会自动脱落。

    这次搁剑长老他们,租借的便是游居在?#25103;?#30340;鲲。

    鲲把自己出借给士族,以换取钱财,来买取玩物或者美食。

    ——搁剑在前头的?#28216;椋?#40644;昏斑斓的夕阳,划过天?#39318;?#33394;的莹润缎绸。

    像滑光若浪的卷舒在空,众人置身沙滩的托举?#23567;?br />
    仰望高处云翳,时常有人感叹气顺如海。

    周侗、搁剑、南公孙、熊旅、武果儿、高俅、秦会之、张清风、

    搁剑临近鲲鳜的息栖之岸,见众人都在等着他来处理问题,缓缓向前,没?#22411;?#27493;?#20421;佟?br />
    搁剑仰面直视庞巨的胸围,鲲鳜扑棱扑棱翅膀,滑稽似的低吟着搁剑的交谈。

    商?#23458;?#21518;,搁剑示意鲲鳜尽早提行。

    鲲鳜谨慎的点了头,缓重的渐没入海。

    大约过数会、

    水面猛然溢出庞然鲲鳜的?#25104;?#20391;!

    又来的鲲鳜是这次出行鲲鳜的朋友,他负责?#20204;人?#22238;来。

    搁剑吩咐武果儿和他一起去取钱装钱,心里想到那些钱重,抵触的情绪意深。

    ——约莫天色稍微凉意渐稍,色泽比搁剑离开那会幽深。

    当武果儿回来,先行?#28193;?#38065;财,鲲鳜慢吁吁的晃动着躯体,等待大?#39029;?#36733;而去。

    这时同去后回的搁剑,慢悠悠的走过来,出现在大家的眼影里。

    见众人都准?#36127;?#20102;,搁剑提身跨步冲上云霄,坐落在周边的鲲翅鳍背。

    武果儿赶紧还声:搁剑长?#31232;?br />
    搁剑:我在。

    武果儿:现在大家都等你了,你还是吩咐如何分工吧。这里就秦会之兄弟还算熟络,周?#34987;?#31639;个半吊子。

    搁剑听见武果儿回话,下意识登步试探鲲鳍的滑?#21462;?br />
    搁剑试探了?#36214;拢?#21457;现不能冲上背壁,于是深蹲用力猛踏?#23613;?br />
    “无声的升空”,“有声的着地”。

    武果儿等人、见搁剑长老秀功夫,略带好奇的审视。

    待搁剑腾身起气,众人才反应过来,搁剑长老已经到了。

    还是武果儿先开口:高俅你去背部侧的凹匣,拿出“?#32654;浮?#36807;来。

    高俅:周侗一起来吧~

    可能是来到这里拘谨,麻烦秦会之,高俅心里做不到。以及脑海思绪纠然,不自觉的想到周侗的面貌和地位,适合和他的地位交流,遂叫了他。

    周侗见高俅叫他,虽然是陌生人,但是体谅他的心情拘束,不刻意去帮,也不拒绝尊严者的求助。

    周侗处理完“?#32654;浮?#30340;安?#29275;?#25226;大家围在?#20998;校?#26377;意无意的看了眼高俅。

    临走前,周?#34987;?#19981;忘调侃道:我们为难的让鲲鳜前辈不得而为之洞,都不容易的生活啊。

    搁剑听周侗感慨,少数般的也发表了感慨说道:别让鳜又兄?#21387;顺蹋?#36824;有别统称的叫,尊重一下对面,他有名字。

    周侗听?#29275;?#23604;?#25105;?#31505;,嘿嘿笑道?#21512;?#24815;了,都?#22411;?#31216;,这样显的更尊重些。

    搁剑:莫名其妙,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位置不同、地位不同、关系不同、语言交流不同。

    秦会之和武果儿在?#21592;?#30475;?#20204;?#26970;,搁剑长老?#34892;?#31070;魂意识?#22238;!?br />
    属于双方领头人,秦会之带着高俅,属于近前在搁剑身旁交流的人。

    有秦会之在,熊旅的事也自然解决。

    武果儿属于搁剑长老一脉,地位微?#20572;?#22788;于中和大家关系的位置。

    见众人纷纷的目光留意在自己和周侗身边,搁剑?#33073;?#24742;色一笑,向众人表示刚才的行为不妥。

    搁剑心里想着:不用该管教周侗,他有自己的想法,处在他那个位置喊鳜又兄鲲鳜,是正确的话。

    大家见搁剑朝他们一笑,会意的理解搁剑的心急之?#21834;?br />
    搁剑随即默不作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伫立。

    武果儿见搁剑长老如此作态,没有在意般的回头吩?#26469;?#23478;准备渡海。

    武果儿只是心里知道搁剑长老心情不好,可能他的记忆思维的老毛病又犯了,?#34892;┳员?#30340;在哪静思,为老失妥的举动。

    南公孙、张清风、客子肆、高俅、熊旅、在武果儿的吩咐中,各有各的位置。

    周侗因为会点知识,并且有实际经验,武果儿倒没叫他,认为周侗心里有数。

    秦会之属于搁剑的朋友,近点关系说,秦会之属于搁剑的亲人师弟。

    武果儿也不敢让会之做些什么,只能尽量安抚秦会之哪里?#24418;?#39064;,都可以去帮。

    自由的秦会之倒没反驳什么话,意识知道自己的身份,没有客套话去啰嗦。

    该尽力的时候,秦会之从来不张扬,能多干就多干。

    ——随着秦会之一行人的准备工作充足,时间渐渐流逝?#26494;?#35768;的微蓝。

    等黄昏漫进眼眸,天空?#20063;?#22805;?#31896;瘛?br />
    等风平浪静之后,鲲鳜鱼尾摆甩,回身一个弧旋,全身没入海。

    ?#36214;?#27700;流浸泡?#31070;?#30340;皮肤,持久的裸露在外的肌肤是为照顾客人方便。

    现在要启程了,鲲鳜没入海。一层?#25104;?#30340;白明水,充当大家的地板。

    时间渐渐来到晚夕的晨辉,涴汐的水海波,涛卷小块斜浪的挽卷,荡漾一行人?#32784;貳?br />
    秦会之在和高俅交谈未来这几天的生活安排,搁剑独自做在小块的地盘沉默,武果儿、南公孙、张清风,正在激情的打闹着航线的愉快。

    周侗、熊旅、互相浅谈着去东方大陆的生活事情,熊旅掏出一块灰暗含光的石头,说道这是他用部分家财换来的宝玉。

    周侗摸摸了搁置在身旁地下的秀剑,表示自己也不缺钱。

    熊旅见周侗不?#36127;?#33258;己分财,微言切切说道:搁剑长老和武果儿长老的功夫绑身,倒不缺什么钱财之物。

    周侗婉言说道:搁剑长老不?#19981;?#24037;作。

    熊旅:哦、搁剑长老这次有钱,工作不做,无碍此行。

    周侗笑笑没理会,?#25176;?#26053;聊起了?#25103;?#30340;见闻。

    ——深夜时分,搁剑独自一个人摸抹鲲又的背。

    渐凉的夜色,使得?#24405;?#30340;气氛更加浓渐。

    武果儿自觉起来想帮衬,却被搁剑瞪了一眼神,缩了回去。

    秦会之起身和搁剑一起,搁剑不情愿的说:“别抹了,起来和我聊会话。”

    秦会之起身,停下手中的工作。还是以尊重搁剑意愿为前提,绝不搞小情绪。

    搁剑见会之放下手中的工作,会心一笑,开心说道:“嗨,还是老样子,这么老实。”

    搁剑、秦会之、双方放松心情,在这夜色凉绸的情绪中,互相浅谈着故事话。

    也许?#24405;?#30340;人会长青树,永不老去的痛苦?#23567;?#25110;许痛苦的思绪代表死亡,人活着到老,逐渐迷失感情。老而无痛,何必记起年轻的过往?

    秦会之问:“明天会更好吗?”

    搁剑:“再多的失败?#19981;?#19981;回今天的相遇。”

    ——直到天亮,鲲又的背部,清理干?#24359;?#22823;家舒了一个懒腰,准备今天继续的前程。

    搁剑和秦会之笑了笑,表示理解的看着起床的众人。

    昨晚劳累的身体,昨晚低谈浅语的话稍,也许都值得。

    换回来的成果,是满目巨形鲲背的干?#24359;?#25442;不回来的,大概是每天都可以取得的休息。

    周侗、熊旅、起身,随即的武果儿长老也伸了一个懒腰。

    客子肆、南公孙、依在围栏处,凹洞坑壑依?#20987;?#40657;。

    张清风起得早,左顾右看,走到哪里,都新奇的不停思想与脚步。

    搁剑怀慰的笑了,看着天迎着风浪的啸风。

    秦会之低头不语,小心翼翼的侧站在搁剑身旁右侧。

    彼时的风暴,随着时间的长短,划分该拥有风暴的蓝天。

    风暴的蓝天被?#31454;冢?#39118;暴的舞台即将呈现。经历过多的晴朗,?#31449;?#39044;算到总必有风浪的袭卷。

    鲲又的身体自觉的向海面潜入一丝距离,心里暗示,这样或许?#30528;?#20250;稳一些。

    当风浪迎击而来,鲲又的身体自觉的浮出海面,使?#32654;?#27700;不至于击打到搁剑一行人。

    海岸平行于搁剑身前,搁剑站在鲲又的边缘。迎着海浪平推缓潮的节奏,淡然自处的心?#23567;?br />
    众人看见搁剑平步推进,又在哪站着不动。其实周围的目光?#25442;?#22659;的晃动所迷惑,搁剑从来没有动过尊严的威仪。

    搁剑不可能在这个严肃的关头去做小动作,笔直的站直身子。风暴悄然来临,而搁剑已经不在执掌自己的秀剑。

    搁剑审时度势,立地凝气。掌心晃动着波澜至气,吸引鲲又凹坑处藏物的剑。

    剑身噌的起身,缓缓浮侧体于搁剑身旁。搁剑拿住此剑,聚气与身,悍然辟出。

    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波,直射斜划出去,在天与云之间,形成孤立的能?#24656;?br />
    搁剑试探完,风暴的位?#32654;?#36825;里还是很远,吩咐众人赶紧照顾鲲又前辈的排泄正常。

    由于风暴的影响,鲲又的换气?#34892;?#38271;于深沉的加重。

    周侗在搁剑的吩?#32769;拢?#21644;大家戴上手套忙乎的擦着鲲背。

    期间大家在空闲处,偶尔搭一句话,有说?#34892;?#30340;场景不常有,颇为无奈的感慨尴尬的气氛,略带浓重的深思。

    大家劳累不?#20184;?#35328;话语,但是为了内心的勉?#38752;?#20048;,还是有说?#34892;?#30340;木然装乐。

    搁剑长老爬在鲲又的背部水面,认真的擦拭着背部的粘稠液。偶尔会和大家聊句话,话不多说,也不多谈,心里可能有什么事情,也许是碍于之前教训周侗,觉得自己犯了错误。

    熊旅和周侗、武果儿、秦会之聊的正欢,把客子肆和张清风晒在一边,独自打唱着什么听不懂的低声哼语歌词调曲。

    ——随着节奏的逐渐放?#28023;?#25601;剑一行人沉浸在摸抹鲲背的工作?#23567;?#32780;为之后的着陆去工作,留下了一个深沉的铺垫。

    迎着远风,展开了一个新的画面与面貌。黑云逐渐靠拢,天气刮着和蔼的风。若不是颜色变了?#32531;?#27785;,谁能想到是威胁的预兆?#24656;?#34920;而知,?#24418;?#24120;内的显现,反倒画蛇添足了真实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神洲幻世行最强最贱掌门问道成仙路匹夫?#25506;?#22823;河东去洪荒离域遥光传绝世高手?#20421;?#27743;湖洪荒魔猿道剑仙神捕重生之绝顶张狂戮神无敌魔剑我能扫描洪荒

如果您?#19981;?请把《侠客风云岂惜哉五十七章:众人划浆渡海》,方便以后阅读侠客风云岂惜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侠客风云岂惜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捷豹的传说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