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舞九歌人

第八十二章 隱后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巴豆ing 書名:鳳舞九歌人

    山雨滿城。

    外頭的兩個人,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約莫半盞茶的功夫,門又開了,一個古稀白袍的老和尚出來,見門外的人手持長劍,先是唬了一跳,以為是打劫的江湖強盜。

    那后方的斗篷沿邊,露出一絲光來。

    小夏子掏出令牌,卻并不作聲,只是暗暗地放入他的手中,和尚用手比量后,忽然眼神一怔,一個直眼看向那背后的人,急忙道:

    “老衲不知貴客遠到,還望恕罪。”

    “悄悄兒的,不必驚動人。”

    “是,老衲明白。”

    說著,他便讓開身子,恭謹地將二人迎進去了。見他的神色,那后邊的小和尚始終低垂著頭,唯恐挨罵。

    “靜心,關山門!”

    小和尚將雙手合在胸前,面色神態上,與方才判若兩人。

    “是,師傅。”

    滂沱的雨聲中,二人大步走進。

    老和尚趕上前去,親自引著路。他們先來到內院,尋了一間偏僻的上等廂房,取出干凈的衣衫,用熱水沐浴換了,再換上一面墨黑色的帷帽。

    “老和尚,不必如此大費周章。”

    “我是來尋那仙人的,怎么禪房內不見人?”

    燭光之下,老和尚的須發盡白。

    他將雙手合在胸前,一雙清亮的眼睛,此刻卻半瞇著。

    “阿彌陀佛,施主不知,因前幾日大雨,沖塌了這寺廟的好幾處禪房,以前仙人居住的地方,地勢不穩,老衲怕打攪仙人清休,便擅作主張,將人挪了出來……”

    殷帝的眼中閃過一絲擔憂。

    “那……那仙人,她沒事吧?”

    “施主放心,無礙。已經騰出來了幾間禪房,清凈又隱蔽,仙人倒很滿意。”

    “施主若是著急,老衲這就帶你們去。”

    “有勞。”

    說完,那和尚打開了房門,因著這事十分隱蔽,所以他也不舉燈,只摸著黑,七角八拐地,便將兩人引至一件極其僻靜的禪房前。

    這禪房的四周都無人居住,只在旁側,有一排寬大的屋子,此刻里頭燭光戚戚,似乎還住著人。

    老和尚停了下來。

    他一伸手,做出一個恭敬的“請”。

    “施主,中間這間便是,這個地方安靜,白日里都少有人走動,服侍的人已經被我遣開,施主有什么話,都可以盡情說。”

    面前人一擺手。

    “好,你去吧。”

    那和尚又施了一禮,便按照原路,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小夏子守在禪房外。

    他想去推門,卻被主子擺手制止了。

    “朕親自來。”

    殷帝輕輕地推開禪房,一絲光亮映人眼簾,里頭陳設的布置雖簡單,不似宮中的金玉滿堂,卻也干凈整潔,頗有幾分意境。

    在堂前的上方,供奉著一尊藥師琉璃光如來佛。

    佛前的案上,陳列著一些糕點吃食,在山雨的濕氣中,檀香裊裊升起。案桌下,則放著一只精致的蓮花蒲團。

    那個人,正背對著他,坐在蒲團之上。

    屋外夜雨呼嘯。

    屋內卻寂靜無比。

    木魚撞擊的聲音,渾厚又清脆,在沉寂的房間中,聽起來頗為響亮。

    他站在她的后方,朝著那背影看了許久,躊躇半晌后,才小心地喚出聲兒。

    “母后……”

    房間中,木魚聲依舊很響亮。

    那人仿佛沒有聽見一般。

    后面的人抿了抿嘴唇,神色沉郁又尷尬,最后怔怔地看向她。

    “母后,兒子來看您了。”

    “兒子用這個策略,委屈了母后,卻實在是迫不得已,母后一向體諒兒子,就原諒兒子這一回吧?”

    “兒子……碰到了難題……”

    那敲擊的木魚聲,倏然停止。

    “你來了。”

    寂靜的蟬房內,一聲渾濁的女人聲響起。

    這聲音,顯得年邁又蒼老,摻雜著隱隱的嘆息。她放下手上的木魚,雙手合十,在佛祖的面前,虔誠跪拜。

    屋內寂靜無聲。

    許久后,那跪著的婦人,才緩緩地轉過身來。

    那張臉……卻正是薨逝的隱后!

    在她轉身的剎那間,殷帝立即跪在了地上,朝著她叩下幾個頭,言行十分恭順。

    “鑒兒最近疑惑,想請教母后。”

    “呵呵呵呵……”

    一陣笑聲傳來,比她的實際年齡,起碼蒼老了二十歲,落在這寒雨夜中,聽起來時,讓人格外的發憷。

    “你可是忘了,我如今已經是出家人,早已不過問凡塵的事,又何來‘請教’一說?”

    “母后……您,還在怪我?”

    “怪你?”

    隱后像是聽到了極大的笑話般,看向眼前的人。

    那雙矍鑠的眸中,猛然射出利光來。

    她盯著他的臉的,良久后,才悠悠地嘆了一口氣,無奈道:

    “我不怪誰,說來說去,這都是自己的命,我在宮里斗了近二十年,眼看柳妃故去,陳妃難產身亡,南宮家的無疾而終,姜妃被縊,又見宋妃自戕……”

    說話間,她的眸子開始濕潤。

    那說話的語氣,也從方才的凌厲,漸漸地,也軟了下來。

    “我從一個普普通通的宮婢,一舉熬到妃位,又做了太后,費盡心思為你爭奪皇位,日日焦慮擔憂,可沒想到,最后算計我的人,竟然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說到這里,她的語氣中,隱含著憤怒。

    “怎么?我不是‘死’了嗎?”

    “你……如何又肯來找我?”

    她取下手帕,輕輕擦拭過眼淚。只忽然間,方才的語氣,卻變得十分的生硬。

    “你回去吧。”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權位、自由、意氣……如今你都已經得到,還來找我做什么?就當我……是真的死了吧!”

    說完,蒲團上的人又轉過身去。

    殷帝還在地上跪著。

    方才隱后說話時,他一直垂著頭,神情十分愧疚。

    見面前人的態度堅決,他隨即悲從中來。

    “母后,如今您要打要罵,兒子都不會有一句怨言。只是當初的情形,您也知道,您的權力太大,只要您在一天,我便不能真正做皇帝。”

    他的眼圈兒緋紅,說話的聲音亦哽咽。

    “您為兒子所做的一切,兒子始終銘記在心,終生不敢忘懷,只是若再給兒子一次機會,兒子也一樣會這么做!”

    “你……”

    蒲團上的人回過頭,指著地上的人,氣得雙肩直顫抖。

    “既然如此,那你還來做什么?!”

    “滾!”

    “母后……”

    “滾!!逆子……逆子!!!”

    禪房內,又是一陣無言的寂靜。

    良久后,地上的人才擦干眼淚,緩緩地抬起頭,看向了那蒲團上的背影。

    “既然母后不肯幫兒子,那兒子也不好勉強。”

    “明日還要早朝,兒子先行一步。此地甚是隱秘,母后為兒子籌謀,朝里朝外,得罪的人都太多,為了您的安全起見,兒子以后便少來。”

    “母后……您保重。”

    話音剛畢,他立即站起身來,盯著那蒲團的方向,望了最后一眼。

    房間里傳來腳步聲。

    隨即“吱呀”一聲,禪房的門開啟。

    外頭依舊大雨滂沱,林風妖妖,攜著雨霧吹入房間,讓人感覺到一陣涼爽。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首頁 | 返回書頁 | 返回目頁
相關推薦:嬌女致富手札今天也想咬你一口攝政王的心間朱砂痣超品天眼神醫傾城高手超異能帶著崽崽追星去廚神老婆的菜鳥歲月和前夫離婚后我轉運了總裁夫人又去跑龍套了青春如花綻放超級選擇系統白菜殺手海天獵場

如果您喜歡,請把《鳳舞九歌人第八十二章 隱后》,方便以后閱讀鳳舞九歌人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鳳舞九歌人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捷豹的传说官网
十大老品牌网赌信誉平台 打麻将赢红包的麻将 贵州十一选五推荐 海南麻将下载免费 追光棋牌官方下载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今天 山西11选5复式投注 青海11选5开奖走 捕鱼来了一天能挣多 11选5官方助手 吉林11选5中奖概率 湖南丫丫麻将 22选5万能码组合 智胜北单比分直播 天津11选5直选 不用网络的单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