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九歌人

第八十二章 隐后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巴豆ing 书名:凤舞九歌人

    山雨满城。

    外头的两个人,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门又开了,一个古稀白袍的老和尚出来,见门外的人手持长剑,先是唬了一跳,以为是打劫的江湖强盗。

    那后方的斗篷沿边,露出一丝光来。

    小夏子掏出令牌,却并不作声,只是暗暗地放入他的手中,和尚用手比量后,忽然眼神一怔,一个直眼看向那背后的人,急忙道:

    “老衲不知贵客远?#21073;?#36824;望恕罪。”

    “?#37027;?#20799;的,不必惊动人。”

    “是,老衲明白。”

    说着,他便让开身子,恭谨地将二人迎进去了。见他的神色,那后边的小和尚始?#30415;?#22402;着头,唯恐挨骂。

    “静心,关山门!”

    小和尚将双手合在胸前,面色神态上,与方?#25490;?#33509;两人。

    “是,师傅。”

    滂沱的雨声中,二人大步走进。

    老和尚赶上前去,亲自引着路。他们先来到内院,寻了一间偏僻的上等厢房,取出干净的衣衫,用?#20154;?#27792;浴换了,再换上?#24187;?#22696;黑色的帷帽。

    “老和尚,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我是来寻那仙人的,怎么禅房内不见人?”

    烛光之下,老和尚的须发尽白。

    他将双手合在胸前,一双清亮的眼睛,?#19997;?#21364;半眯着。

    “阿弥陀佛,施主不知,因前几日大雨,冲塌了这寺庙的好几处禅房,以前仙人居住的地?#21073;?#22320;势不稳,老衲怕打搅仙人清休,便擅作主张,将人挪了出来……”

    殷帝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那……那仙人,她没事吧?”

    “施主放心,无碍。已经腾出来了几间禅房,清净又隐蔽,仙人倒很满意。”

    “施主若是着急,老衲这就带你们去。”

    “有劳。”

    说完,那和尚打开了房门,因着这事十分隐蔽,所以他也不举灯,?#24187;?#30528;黑,七角八拐地,便将两人引至一件极其僻静的禅房前。

    这禅房的四周都无人居住,只在旁侧,有一排宽大的屋子,?#19997;?#37324;?#20998;?#20809;戚戚,似乎还住着人。

    老和?#22411;?#20102;下来。

    他一伸手,做出一个恭敬的“请”。

    “施主,中间这间便是,这个地方安静,白日里都少有人走动,服侍的人已经被我遣开,施主有什么话,都可以尽情说。”

    面前人一摆手。

    “好,你去吧。”

    那和尚又施了一礼,便按照原路,消失在了黑暗之?#23567;?br />
    小夏子守在禅房外。

    他想去推门,却被主子摆手制止了。

    ?#21322;?#20146;自来。”

    殷帝轻轻地推开禅房,一丝光亮映人眼帘,里头陈设的布置虽简单,不似宫中的金玉满堂,却也干净整洁,颇有几分意境。

    在?#20204;?#30340;?#25103;剑?#20379;奉着一尊药师琉璃光如来佛。

    佛前的案上,陈列着一些糕点吃食,在山雨的湿气中,檀香袅袅升起。案?#32769;攏?#21017;放着一只精致的莲花蒲团。

    那个人,正背对着他,坐在蒲团之?#31232;?br />
    屋外夜雨呼啸。

    屋内却寂静无比。

    ?#23621;?#25758;击的声音,浑厚又清脆,在沉寂的房间中,听起来颇为响亮。

    他站在她的后?#21073;?#26397;着那背影看了许久,踌躇半晌后,才小心地唤出声儿。

    “母后……”

    房间中,?#23621;?#22768;依旧很响亮。

    那人?#36335;?#27809;有听见一般。

    后面的人抿了抿嘴?#21073;?#31070;色沉郁又尴尬,最后怔怔地看向她。

    “母后,儿子来看您了。”

    “儿子用这个策略,委屈了母后,?#35789;?#22312;是迫不得已,母后一向体?#38706;?#23376;,就原?#38706;?#23376;这一回吧?”

    “儿子……碰到了难题……”

    那敲击的?#23621;?#22768;,倏然停止。

    “你来了。”

    寂静的蝉房内,一声浑浊的女人声响起。

    这声音,显得年迈又苍老,掺杂着隐隐的叹息。她放下手上的?#23621;悖?#21452;手合十,在佛祖的面前,虔诚跪拜。

    屋内寂静无声。

    许久后,那跪着的妇人,才缓缓地转过身来。

    那张脸……却正是薨逝的隐后!

    在她转身的刹那间,殷帝立?#22402;?#22312;?#35828;?#19978;,朝着她叩?#24405;?#20010;头,言行十分恭顺。

    “鉴儿最近疑惑,想请教母后。”

    “呵呵呵呵……”

    一阵笑声传来,?#20154;?#30340;实际年龄,起码苍老了二十岁,落在这寒雨夜中,听起?#35789;保?#35753;人格外的发?#39304;?br />
    “你可是忘了,我如今已经是出家人,早已不过?#21490;?#23576;的事,又何来‘请教’一说?”

    “母后……您,还在怪我?”

    “怪你?”

    隐后像是听到了极大的笑话般,看向眼前的人。

    那双矍铄的眸中,猛然射出利光来。

    她盯着他的脸的,良久后,才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无奈道:

    “我不怪谁,说来说去,这都是?#32422;?#30340;命,我在宫里斗了近二十年,眼看柳妃故去,陈妃难产身亡,南宫家的无疾而终,姜妃被缢,又见宋妃自戕……”

    说话间,她的眸子开始湿润。

    那说话的语气,也从方才的凌厉,渐渐地,也软了下来。

    “我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宫婢,一举熬到妃?#21804;?#21448;做了太后,费尽心思为你争夺皇?#21804;?#26085;日焦虑担忧,?#25797;?#24819;?#21073;?#26368;后算计我的人,竟然是?#32422;?#30340;亲生儿子!”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中,隐含着愤怒。

    “怎么?我不是‘?#39304;?#20102;吗?”

    “你……如何又?#20384;?#25214;我?”

    她取下手帕,轻轻擦拭过眼?#24119;?#21482;忽然间,方才的语气,却变得十分的生硬。

    “你回去吧。”

    “早知如此,何必?#32972;酰?#26435;位、自由、意气……如?#34930;?#37117;已经得?#21073;?#36824;来找我做什么?就当我……是真的死了吧!”

    说完,蒲团上的人又转过身去。

    殷帝还在地上跪着。

    方才隐后说话时,他一直垂着头,神情十分愧疚。

    见面前人的态度坚决,他随即悲?#21448;?#26469;。

    “母后,如?#34930;?#35201;打要骂,儿子都不会有一句怨言。只是?#32972;?#30340;情形,您也知道,您的权力太大,只要您在一天,我便不能真正做皇帝。”

    他的眼圈儿绯红,说话的声音亦哽咽。

    “您为儿子所做的一切,儿子始终铭记在心,终生不敢忘怀,只是若再给儿子一?#20301;?#20250;,儿子也一样会这么做!”

    “你……”

    蒲团上的人回过头,指着地上的人,气得双肩直颤抖。

    “?#28909;?#22914;此,那你还来做什么?!”

    “滚!”

    “母后……”

    “滚!!逆子……逆子!!!”

    禅房内,又是一阵无言的寂静。

    良久后,地上的人才擦干眼泪,缓缓地抬起头,看向了那蒲团上的背影。

    “?#28909;?#27597;后不肯帮儿子,那儿子也不好勉强。”

    “明日还要早朝,儿子先行一步。?#35828;?#29978;是隐秘,母后为儿子筹谋,朝里朝外,得罪的人都太多,为了您的安全起见,儿子以后便少来。”

    “母后……您保重。”

    话音刚毕,他立即站起身来,盯着那蒲团的方向,望了最后一眼。

    房间里传来脚步声。

    随即“吱呀”一声,禅房的门开启。

    外头依旧大雨滂沱,林风妖妖,携着雨雾吹入房间,让人感觉到一阵凉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34915;?#26364;其修远兮恶女佑夫?#25830;?#38376;奴本如玉穿越之古代新纪元温少你老婆又作死了我欠了一亿五千万妃常锦绣最强炼气初期?#25490;?#25104;长策略湘妃帘明史通俗演义江山不及你美遇见你遇见白月光

如果您?#19981;?请把《凤舞九歌人第八十二章 隐后》,方便以后阅读凤舞九歌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舞九歌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捷豹的传说官网